祁连山下战犹酣——写在黄藏寺枢纽工程导流洞贯通之际

作者:赵媛媛    来源:办公室    发布日期:2017/9/8    

导语:八月,夏秋交际,美丽的祁连山下,金色的花海和碧绿的麦田交织出一幅壮美辽阔、美轮美奂的大地彩绘,孕育着收获的希望;而在巍峨的祁连山纵深之处、莽莽的黑河峡谷之间,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现场热火朝天、激战犹酣,收获的喜悦写满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脸庞,他们在静待着一个工程关键节点时刻的到来。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导流洞在历时122天的持续奋战后,终于顺利贯通,这标志着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迈入了一个崭新阶段。

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是国务院加快推进的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其建设任务是合理调配黑河中下游生态和经济社会用水,提高黑河水资源综合管理能力,兼顾发电等综合利用。

201512月,通过国内公开招标,确定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为该工程设计采购施工(EPC)总承包单位。20163月,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正式拉开建设帷幕。

2017年是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的关键一年。导流洞处在黄藏寺工程建设的关键线路上,总长580米,布置组成分为进口段、进水塔闸室段、洞身段和出口段。导流洞能否早日贯通,直接关系到大河截流和大坝混凝土浇筑,是整个工程中最为关键的工作之一,所以及早完成导流洞施工任务意义重大。

89-11日,值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导流洞贯通之际,笔者前往黄藏寺工地现场实地探访,近距离感知工程进展和一群无畏而可爱的水利工作者为了国家水利建设坚守高原、奋勇酣战的赤子情怀。

掘进之旅 艰难困苦何其多

10日上午,笔者跟随项目部驻地车辆前往导流洞现场。随着车辆缓缓驶入导流洞进口,光线逐渐变暗,车辆行驶在导流洞内的路面,有些颠簸,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混凝土的味道。隧道深处,探照灯下,工人们正来来回回地进行部分石渣的清理工作。

据了解,导流洞从201745日起爆第一炮,先后经历了地质断层塌方、两次超过350方每秒的洪水、不间断的立体施工等干扰,终于实现了贯通。

对于这期间经历的重重困难,从黄藏寺项目前期工作便开始参与其中的项目副经理郑会春感慨颇深。“工程开工前期,受制于严酷的自然条件,导流洞工程一时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建设曾经一度严重滞后,给整个工程总工期造成了巨大压力。EPC项目部认真研判建设形势,根据河势水情,对导流洞进行了科学的设计优化,并研究场地布置,大胆地调整了施工组织;全体参建者更是斗志昂扬,在高海拔战线上挥洒汗水。通过共同努力,我们扫平了工程进度推进中的各种障碍,确保导流洞在计划的时间节点前顺利贯通。”

导流洞掘进中遇到了哪些艰难险阻?我们又是如何一一攻破?郑会春向笔者娓娓道来。

采取怎样的过河方式是EPC项目部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在最开始的设计方案中,项目部计划采用修筑“过水路面”,即在连接左右岸坝址区的河道底部埋设涵管,上面再浇筑混凝土。优点在于投资较小,但由于工程左岸涉及甘肃省祁连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征地许可证直到去年11月份才办理下来,当时的工区正值冰冻严寒之季,施工无法正常进行,“过水路面”的方案被否决了。为了确保不影响工期,项目部立刻调整方案,决定在靠近导流洞进口处河道上修建 “贝雷桥”取代“过水路面”。贝雷桥较过水路面的优势在于,即使进入汛期,也不会出现被淹没的状况,可以保证汛期导流洞正常施工。

郑会春说,由于在导流洞修建过程中,左右岸同时进行开挖工作,两岸边坡高达200多米,尤其左岸开挖量特别大,加之岸坡非常陡峭,不能正常出渣,溜渣刚好会掉落在导流洞进出口之间河道上,导流洞出渣的时候必须沿着左岸6号路出口到1号渣场,左岸坝肩施工和导流洞施工的交叉干扰难题像“拦路虎”一样横在了EPC项目部面前。为了确保导流洞正常施工,同时左岸开挖不受到大的影响,EPC项目部积极协调甘工局和十一局两个施工单位,采取了夜间左岸爆破溜渣、白天导流洞和左岸出渣的24小时昼夜交错施工方案,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难题。

“如何加快工期”是项目组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之一。按正常来讲,导流洞单面施工即可,为了加快进度,项目部组织施工单位采取了双面同时爆破作业,还专门创建导流洞微信群,方便各参建单位第一时间掌握施工进展情况。郑会春拿出手机向笔者展示了815日“导流洞微信群”的信息内容。据介绍,5-8月进入汛期后,建管局、施工单位每天四次在微信群里报送水情信息、施工最新进度,遇到汛期水量大的时候,会增加到每个小时报送一次;项目部根据报送信息每月复核一次坝址区水位流量关系。

由于两岸开挖的过程中,一些石渣掉落至水中,再加之上游河道采矿遗留的石渣不断往下游冲刷,导致坝址区河道抬高,最高处比初设抬高了67米,给导流洞施工的防洪度汛带来了很大压力。对于“清淤问题”,项目部采取导流洞进口抬高2.5米、出口抬高4米的措施,并使用长臂挖掘机不停地清淤,加强这段河段的清淤工作,确保了导流洞施工度汛安全。

据悉,右岸170万方的H8堆积体问题曾一度对河道防洪产生威胁。郑会春介绍道,由于施工修建临时拌合系统和交通道路对H8堆积体产生了干扰,原有的排水系统被破坏,遇到强降雨的时候,雨水会渗入H8堆积体下部,经过雨水的浸泡,H8堆积体局部发生沉降变形,如果不处理,将形成堰塞湖,堵塞河道,导流洞会因此而进水,无法施工。项目部紧急召开多次会议,确定方案,对H8堆积体顶部进行削坡减载,靠近河岸处进行护脚,减掉了近20万方,成功破除了堆积体滑坡可能带来的风险。

“正是由于我们解决了以上几个难题,导流洞才能够如期顺利贯通,按照我们目前的进展情况,明年上半年汛前就能够具备截流条件,应该可以提前完成任务。”郑会春信心十足地说道。

利剑出鞘 EPC管理实践显成效

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不但是我国172项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建设项目,还是国内大型水利枢纽首个采用EPC总承包模式建设管理的项目。

所谓EPC,即是设计(E+采购(P+施工(C),是由工程总承包商按照合同的要求对工程的设计、采购、施工进行一体化服务总承包,并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工期、造价全面负责。这种模式国际上通称“交钥匙工程”。

作为总承包方的黄河设计公司,有着丰富的EPC管理经验,从1998年首次涉足总承包业务至今,公司参与的大大小小EPC项目已经多达十几个,遍布全国各个区域及不同的自然条件。对于黄藏寺EPC项目,公司副总经理、总承包事业部主任牛富敏提出了要打好“三张牌”的管理思路:“第一张牌——让设计和施工充分融合;第二张牌——依托国际先进的项目管理体系;第三张牌——依靠信息化手段”。

笔者在短短几天的采访中,无时无刻不被项目部现代化、严谨的管理理念所折服。

环境保护 不可逾越的底线

【场景】在黄藏寺寺沟桥施工现场,环境院环保专家张宏安正因为检查过程中发现地面上一团手掌大小的油污而给施工方开具整改通知单,笔者心里充满了疑问,这么小的油污会对环境造成多大的影响?看到笔者的满脸不解,张宏安说,“油污如果不及时处理,将会流入黑河,一般不会得到有效降解,将对河流造成污染。虽说只有少量,但是我们做环保检查,必须非常严格,不放过任何可能对生态环境产生消极影响的因素。”

据张宏安介绍,在黄藏寺工地现场的这段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要往返于工地的各个施工作业面进行检查。

黑河黄藏寺水利枢纽施工区因涉及甘肃省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青海省祁连山省级自然保护区,且地处高寒高海拔地区,生态环境一直比较脆弱。近年来,党中央对环境保护问题日益重视,“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掷地有声。在施工过程管理中,黄藏寺EPC项目部牢固树立生态文明理念,明确提出生态环境保护是黄藏寺工程建设过程中不可逾越的底线。

在采访中,项目经理易学文告诉笔者:“今年6月,中央审议通过了《祁连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表明国家对水保环保的要求更高了,对于我们来说,黄藏寺工程建设环境保护的责任也将更大。”

责任就是动力。对于黄藏寺工程建设中的环境保护工作,项目部自有一套管理办法。易学文说:“我们要求各分包单位制定环境保护工作方案,逐一落实环境保护措施。建设污水处理系统,对生活污水、生产污水进行处理,处理后的中水再加以循环利用,用于道路散水除尘,既节省了用水,还能达到环保的目的。除此以外,我们还要求分包单位配备足够的洒水车辆,在施工现场设置喷雾喷淋装置,对施工场地和道路进行洒水除尘,控制扬尘污染;并在施工现场和生活营地设立垃圾池,将垃圾集中收集后运往祁连县垃圾场进行卫生填埋处理。”

正如易学文经理介绍一样,笔者在去往工地途中,遇到了好几辆正“卖力”工作的洒水车辆,干燥的尘土地在经过水汽的浸润后也变得温润了不少;施工现场随处可见旋转的洒水除尘设备,甚至在近200米的坝轴线上也能远远地看到悬挂的洒水设备正喷洒着白色水雾;大面积绿色的三维植被网覆盖在边坡,播撒的草籽已经长出了新苗;“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水土保持,利在千秋”等环保标语几乎行走十几米便能看见,环保理念正深深地植根于每一个参建者心中。

安全管理 为工程加上“保护锁”

【场景】站在黄藏寺水利枢纽坝址区高达200多米的坝坡顶端,仅仅往下望一眼汹涌奔腾的黑河水,一般人都会头晕目眩、心跳加速,可笔者却远远望见在倾斜的边坡上,有好几位头戴安全帽、身系保险绳的“蜘蛛人”,正在边坡上爬高上低地工作,这样的场面给人的冲击力不亚于观看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片。据随行的黄藏寺EPC项目部办公室主任周光奎介绍,工人们正在搭建“主动防护网”。这是一种覆盖包裹在边坡上的柔性网,以限制坡面岩石土体的风化剥落或破坏以及危岩崩塌,保护行人和车辆安全通行。他指指河道上方成片的绿色防护网:“看,除了‘主动防护网’,我们还有‘被动防护网’,可以阻止崩塌岩石土体的下坠,起到边坡防护作用,搭建防护网是我们安全管理中的重要一环。”

大片的防护网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周光奎打趣地形容:“它们是‘生命的闪光点’”。

安全,对于一个人意味着平安;对于一个家庭意味着和睦;对于一个企业意味着发展。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建设点多、线长、面广,加之工程所在地处于高寒高海拔的深山峡谷区,施工场地狭小,有效施工时间短,交叉施工及相互干扰问题突出,施工过程中存在众多不安全因素,因此安全管理显得尤为重要。

EPC项目部在安全管理上可谓下足了功夫。据悉,他们根据业主和公司要求,确立了项目安全管理目标,并将目标分解到项目部各部门和各分包商,形成了一套系统的安全管理目标体系。除此以外,还健全了各级安全管理机构,按安全生产标准化的要求配备专兼职安全管理人员;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制,完善安全教育培训等各项制度;借助已建立的智能项目管理平台,做好危险源识别和危险源动态管理;加大隐患排查和整治力度,强化汛期安全值班及巡查,确保工程安全度汛。

在工地的某一处现场,笔者就偶遇了一场小型安全培训会。

聂盼龙,安全专职管理员,别看小聂参加工作才2年,但管起安全问题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在检查过程中,他发现部分民工正在工地上生明火,临时宿舍内还存在私用电磁炉做饭现象,于是立刻召集该项目经理和工地全体民工集合,现场进行安全警示、培训,对施工现场作业环境、施工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安全因素以及各种有可能引起安全隐患的行为进行了再三强调。

小聂告诉笔者:“安全无小事,别看一次不佩戴安全帽,或者私拉一根电线没什么,哪怕是小小的疏忽大意都很有可能引起严重的安全事故,让施工人员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因此我们在检查中会格外严格,对发现的问题都会及时进行处理并要求相关单位做好隐患整治。”

 “一家亲” 协力推进工程建设

【场景】“左坝肩L1区及L3EL2711-EL2696石方爆破开挖工作已完成5000立方米”

“完成混凝土生产系统拌合楼上楼皮带启动柜安装及线路铺设工作80%”

“三道湾大桥3#桥墩盖梁浇筑工作已完成23.2立方米”

“无名沟大桥桩基已开挖24米”

……

811,在黄藏寺EPC项目部的会议室,像往常的每周五一样,正在召开项目监理例会,映入眼帘的还有会议室一整面墙壁悬挂的黄藏寺水利枢纽整体流域图,此时此景,和会议严肃的氛围相得益彰。

EPC项目部各标段负责人分别汇报各标段工程进展最新情况,大家一起查找工程施工管理中存在的不足,并商议提出解决方案。

对于像以上和业主、监理、分包商沟通的情况,在黄藏寺项目部,每天都在发生。可能在会议室,可能在施工现场,也可能在电话网络之间。

据悉,EPC的优势是通过总承包商的有效组织,统一工程建设工作程序,对建设全过程实施标准化的控制管理,最大限度地整合设计、采购、施工及各类资源,达到缩短工期、降低投资、节约成本、保证质量的目的。

对于导流洞顺利贯通,易学文说,这得益于我们逐步规范的施工管理过程。“我们是设计单位,有着自己特有的文化和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但是施工与设计不一样,需要周密计划,精心组织,遇到问题需要快速反应,不能久拖不决,尤其要有成本意识。”因此黄藏寺EPC项目部积极转变观念,换位思考,求同存异,在强化设计管理的同时,将设计和施工高度融合,规范施工管理过程,有序推进工程建设。

黄藏寺EPC项目部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摆正位置,找准EPC总承包方的定位,主动地和业主、参建各方进行沟通协调,正视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最大限度地寻求理解和支持,才形成了顺利推进工程建设的强大合力。在意见不一致时,坚持大局意识,主动协调各方关系,积极营造参建各方“一家亲”的工作氛围,将EPC协同效应发挥到极致。

信息化 为工程“烙上”科技的印记

【场景】“信息化”是笔者探访黄藏寺EPC管理模式听到的最多的一个词。如何将“信息化”融入到工程管理工作中?对于笔者的疑问,负责信息化工作的同事通过PPT展示了黄藏寺EPC项目部围绕项目管理的五大过程、十大知识领域,对工程安全、质量、进度、费用、合同进行信息化管理的过程。

据悉,今年黄藏寺EPC项目部在公司企业级项目管理信息平台的框架下,借鉴兰州水源地EPC项目的架构和流程,结合项目自身特点,对信息管理系统进行了全面升级改造。

值得一提的是,项目部还通过建立BIM系统,进行基于BIM4D进度管理信息系统建设,结合工程施工进度计划,动态模拟整个施工过程,直观地展现了工程施工方案,并同施工方、监理方、业主等进行了有效协同。通过工程BIM模型与施工现场数据的动态关联,提供工程施工的实时形象进度、与计划进度的施工状况对比等,实现了工程施工的动态进度管理,并通过直观、生动的动画形式,将复杂的工程建设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窥一斑可知全豹。这些鲜活的工作一线场景背后,彰显的是黄藏寺EPC团队立志将黄藏寺水利枢纽打造成水利行业EPC模式标杆工程的决心和信心,他们也正在以实际行动书写着新的篇章。

坚守 只为了高峡出平湖的愿景不再遥远

8月,正值祁连最美的季节,一路上随处可见前来旅游观光的游客,在他们的眼中,号称“东方小瑞士”的祁连有着连绵的雪山、辽阔的草原、成群的牛羊,气势磅礴的高原胜景震撼心魄。而对于常年工作在这里的项目部成员来说,他们要面临的则是困难、艰险、疾病和挑战。

来到黄藏寺项目,首先而且一直要面对的恐怕还属高原反应。祁连地势高寒,境内平均海拔3169米,年平均气温1℃,头疼、胸闷、流鼻血是初来乍到的第一感受,但这还仅仅只是开始。

据介绍,由于高原缺氧,人体新陈代谢变慢,项目部大概有七八个人出现了痛风现象,有时候会疼得连路也走不了,但是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他们白天忍着剧痛工作,晚上到医院输水挂针。心脑血管疾病也是身处高原可能会面临的,到高原后,正常人平均血压会升高20%,郑会春副经理说,他在项目上,血压会涨到180190,经常头疼,必须要一直吃药才能有所缓解。贾书田,已经61岁,是去年返聘到项目上的施工专家,由于空气干燥,引起咳嗽,吃药打针也不见好转,但是为了不影响工作推进,一直不愿离开工地,在项目部领导多次催促下才回去治疗。

“由于2017年工程建设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如何保证如期完成各项节点目标是对我们项目部成员提出的最大挑战。可以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绷着一根弦,憋着一股劲,大家没有节假日,‘白加黑、五加二’是常态。”易学文说道。“但是我们的同志,抛家别子,不言苦,不喊累,很多同志还带病坚持工作,为的就是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能够早日建成。”

笔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规定每两个月的休假很多人都没有正常休过,“回家”成了一个不敢提及的话题。在项目部驻地,笔者还发现了一些陌生的面孔,其中不乏几位小朋友,他们是部分项目部成员的家属,因为不能正常回家,孩子们选择到工地看望父母。孩子们可爱的笑脸触动着大家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但是为了工程建设,他们选择把这份愧疚藏在心底,也将这份愧疚转化为工作的动力,为着一个共同的梦想,夙兴夜寐,坚守着、坚持着……

 

结语:去往黄藏寺项目工地的道路两旁,随处可见一些五颜六色的小花,据项目部同志介绍,这是高原上特有的生命力极为旺盛的一种野花——格桑花。在藏语中,“格桑”寓意着“美好”或“幸福”。

望着这一朵朵在阳光下开得格外绚烂耀眼的幸福之花,迎着蓝天,笔者依稀看到了一座现代化水利大坝横跨于黑河峡谷之间,黑河实现人水和谐、长治久安的美好画卷正徐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