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黄河人——黄河设计响应“一带一路”战略纪实

作者:项晓光、都潇潇、顾秀文、孙俊东    来源:黄河报    发布日期:2017/5/16    

20161118,南美洲大陆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共同按下按钮,厄瓜多尔有史以来最大装机的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正式竣工发电。河流咆哮着带动涡轮机飞速旋转,水流和电流一起倾泻而出,一个奔腾入海,一个流入千家万户。至此,厄瓜多尔告别了电力能源依赖他国的历史,迎来了电能自给自足的新时代。这一刻,举国欢腾。

科卡科多·辛克雷水电站(简称CCS水电站)是目前中资企业在海外承接完建的最大水电站项目,也是厄瓜多尔最大水电站。该水电站是黄河勘测规划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河设计)继凯乐塔水电站点亮西非后的又一杰作,也是黄河人走向世界的里程碑。

作为黄河军团走向世界的“先锋队”,黄河设计在亚洲、非洲、南美洲、大洋洲的土地上生根发芽。随着一座座巍峨的水电工程拔地而起,黄河人的世界“朋友圈”越做越大。

 然而,“走出去”背后却也困难重重,呛过水,缴过“学费”,继而在世界浪潮的摔打中叫响“黄河设计”品牌,黄河军团的海外“成长”经历堪称“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的一本教科书。

发展与危机并存

“做国际项目最大的难点是什么?”记者首先向黄河设计国际院院长尹德文抛出这个问题。

他说:“当疆场扩展至全球时,企业不仅要应对国内市场的残酷竞争,更要时刻关注国际局势及全球经济发展趋势,对市场做出准确判断。”

国际市场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但与此同时,其高风险也让众多企业望而却步。持续性的经济危机使全球市场萎缩,投资环境恶化,黄河设计部分已签约的项目难以生效或执行中断。发展中国家资金匮乏,购买力下降,造成支付困难,直接影响了公司工程款回笼。传统的EPC(工程总承包)方式难以为继,项目模式逐步向BOO(建设拥有运营)\BOT(建设运营转让)\BOOT(建设一拥有运营转让)等投资形式转变,龙头国资公司以其强大的融资能力抵御这种转变带来的风险,但黄河设计由于自身投融资能力薄弱,形成了市场开发新的瓶颈。

除经济危机外,政治风险也成为掣肘黄河设计国际项目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部分发展中国家政局动荡,政府更迭频繁,新旧政府间的不同政策导向将对公司追踪项目的签约及已签约项目的实施造成十分不利的影响,甚至直接导致在建项目执行中断,投资难以追回。此前黄河设计已经签约的阿根廷布市供水项目、尼日尔水电项目正是由于政治因素而搁置,南苏丹的持续战乱直接导致已经落地的拜登、朱巴等大中型水电项目遭遇“烂尾”,已经签署好的合同被无限期搁置。同时战争严重威胁着公司人员的生命安全,黄河设计在此类国家的项目实施困难重重。

放眼国内,以中国电建集团为代表的大型央企凭借强大的实力在项目承揽及建设领域独占鳌头。随着央企整合的不断深入,国内大型企业不断完善,逐渐建立起实力强劲的设计单位,各单位项目承揽竞争愈演愈烈,黄河设计面临严峻的挑战。

即便环境并未给黄河人的国际发展事业提供沃土,它依然在狭缝中茁壮成长。

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黄河设计紧盯国家大政方针,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在国家宏观发展的大框架下制定各国项目开发规划,依据区域特点及项目风险等级建立起遍布全球的小框架。目前,黄河设计已经建立起了以赤道几内亚、几内亚、安哥拉为非洲中心,巴基斯坦、马来西亚、印尼为亚洲中心,以厄瓜多尔、阿根廷为南美中心的3大主战场战略布局,黄河印记在全世界各个角落熠熠生辉。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格局下,单兵作战显然已经不能适应国际市场的需求。黄河设计迅速调整战略,秉承合作共赢的理念,坚持“经营前移、高端介入、四方捆绑、立体运作”的方针,与中国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水电)、葛洲坝集团、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简称中水对外)这3家行业巨头强强联合,建立起深度互信合作关系,共同开拓国际市场。目前,黄河设计与中水电合作先后完成了厄瓜多尔CCS水电站、赤道几内亚吉布洛水电站、巴塔电网Ⅰ期、上调水库等工程建设;与中水对外合作建成了几内亚凯乐塔水电站,推动苏阿皮蒂水电站项目实施,合作竞标几内亚扣扣他目水电站,签约加纳合芒水电站、苏尼亚尼供水项目;与葛洲坝集团签约南苏丹拜登水电站,投标马来西亚巴雷电站,追踪印尼雅加达交通隧洞、印度灌溉隧洞及拉美、中亚地区的市政、电站等项目。此外,黄河设计不断发展实力型合作伙伴,与中国中钢集团公司、中国北方国际经济技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等大型公司进一步加强合作,拓宽经营市场。

创业难,守业更难。黄河人成功在国际市场上开辟出一片疆土,然而尾大不掉,这片市场能守得住、经营好吗?

为了守住黄河品牌,经营好散布全球的项目市场,黄河设计推出“属地经营”管理模式,在海外建立站点,将零星分布的项目通过站点与总公司紧密相连,形成以总公司为中心的管理网络。目前,黄河设计在厄瓜多尔设立了海外第一个分公司,建立起赤道几内亚办事处和几内亚办事处,综合协调处理各国项目建设事宜。公司与项目之间建立远程支持系统,采取智能化手段解决救援指挥、应急处理、文件传输等问题。各项目规范管理,采用经营、生产月报制和通报例会制,实行考勤签到并在年终落实奖惩,充分调动员工工作积极性。编制公司西语、法语、英语宣传册,制作西班牙语网页并上线运行,通过互联网开展全方位宣传。在海外会晤多国总统,邀请几内亚总统顾问、赤道几内亚顾问和能矿部长、厄瓜多尔电力部部长、南苏丹大坝电力部长等政府要员到公司考察,向业主展示公司雄厚的工程咨询、设计实力,提高了“黄河设计”的品牌影响,为市场开拓奠定了基础。

黄河设计以差异化服务参与市场竞争,充分发挥中国企业技术专业、反应迅速、服务灵活、吃苦耐劳的特点,为多个国家的工程建设提供优质服务,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逆流而上。

考验无处不在

风云变幻的国际市场左右着公司的命运,而在项目一线,恶劣的自然环境时刻考验着每一位员工的生存能力。

黄河设计国际建设项目多位于发展中国家,环境恶劣、物资贫乏、疾病肆虐。2014年,几内亚凯乐塔水电站正值建设的关键时期,西非爆发了埃博拉病毒疫情;2016416日,CCS水电站建设正如火如荼,厄瓜多尔发生7.8级强烈地震......自然灾害、土匪流寇、蛇蟒毒虫,无处不在的威胁让设计人员胆战心惊。

“他乡异域,游戏规则迥异,需灵活应对之;暴雨任性、蚊虫蛇蝎猖狂,是热带雨林给的惊喜;疟疾伤寒一应恶疾,死去活来之下,又多变成口中打趣;荷枪实弹的随身护卫,为何反使人不安?比起,触不到的亲人和家里,这都不算什么。”这是黄河设计国际院潘月的一首诗,字里行间中描述了国际工程项目建设者的心路历程。读起来,颇为心酸。

为了应对各种风险,确保一线员工的生命安全,黄河设计修订颁布了《国际项目应急预案》。预案明确了前方突发事件的等级,事件发生后,项目负责人第一时间上报对应部门,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及时处理突发事件。在部分政治动荡、战乱频繁的地区,该公司与当地政府及大使馆紧密联系,建立完善的国内国际协调配合机制,组织宪兵守卫项目部,保障建设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同时对每一位驻外人员进行安全教育培训,提升防范化解风险的应急能力。

虽然应急制度十分完备,但没有人希望应急机制启动,因为那将预示着大风波。

20144月,埃博拉病毒在非洲疯狂肆虐,为确保现场设代人员的生命安全,黄河设计驻几内亚项目部紧急启动了“几内亚地区埃博拉疫情黄色预警”,时任公司副总经理许人任总指挥,发布了《埃博拉疫情预防事项》,提出了严格的防控措施,要求公司员工避免与病人的血液、体液、分泌物和排泄物接触,及时对病人的分泌物和排泄物清理消毒,若和病人有亲密接触或疑似病例,需立即隔离,进行三周监测。同时公司要求设代人员严格遵守行为准则,面对疫情保持高度警惕,严禁外出用餐,保证个人卫生,出现不适及时反应并接受隔离治疗。据当时现场设代人员回忆,虽然疫区距离工地现场较远,但项目部仍采取了严格的防范措施,在70千米进场路上设立了4个检疫点,每过1个检疫点都要严格检查,并洗手除菌。“当时大家都笑谈,到工地后手都洗脱皮了”,现场设代人员回忆说。埃博拉病毒的死亡率极高,但在公司的严密防控和现场人员的积极配合下,驻非洲设代人员最终打赢了这场疫情攻坚战。

2016416的傍晚,地面房屋强烈的晃动打断了厄瓜多尔首都基多CCS分公司里正在进行的会议,厄瓜多尔佩德纳莱斯地区发生了7.4级的强震,基多震感明显,多处房屋受损。离黄河设计驻地不远的立交桥桥墩被地震震断,厄瓜多尔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基多是地震多发的城市,每年几到几十次的大小地震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另外,距基多50千米处的科多帕西雪山是一座活火山,100多年前火山“冲冠一怒”,仅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埋葬了整个基多城,在CCS项目上驻守的员工时刻与死神为伍。凶险的环境使得黄河设计“时刻准备着”,在每一个项目部里都张贴着《防震减灾须知》,让员工时刻温习防震减灾常识,提高预防灾害的警惕性。黄河设计在基多的两个驻地上都配备有应急用的瓶装水、手电筒、灭火器、急救包等。晚上员工们更是“枕戈待旦”,宿舍里桌子上头朝下放一个酒瓶,以防睡熟的员工感觉不到发生在晚间的地震。

危险不仅来自大自然,也同样来自人类。为了应对当地土匪流寇的威胁,凯乐塔水电工程项目部里执行着一条“三不一等待”规则,即员工遇到土匪时不抵抗,不争执,不逃跑,等待救援。连最不会说外语的工人都必须熟练地用当地语讲出:“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是来帮你们建设水电站的。”以此在关键时刻化险为夷。

战胜了疾病、灾害和土匪威胁,勘测设计人员还要应对野外作业的艰辛。水电站坝址通常处于人迹罕至的荒野,并且多数没有道路,设计人员想要考察坝址往往要翻山越岭徒步几十千米,沿途灌木和草从有1人多高,一不留神掉了队,便很有可能迷路。在天气炎热的非洲,除了“热情”的虫蚁外,水也是一大问题。通常水携带多了负重太大影响行进,而带少了又不能满足勘测人员的饮水需求。在坦桑尼亚水电站考察过程中,由于当地向导对距离判断失误,致使考察队没有携带足量的饮用水,炎炎烈日下队员一度脱水,情况十分危急,最终队员们相互扶持咬紧牙关才坚持走回营地。

如果把建设国际工程的旅途当成一项美差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除了需要倒时差,长途的奔波也使得工程师们精疲力竭。在凯乐塔工程建设过程中,从中国飞往几内亚, 需要途经巴黎或摩洛哥再转机到几内亚,即便路途顺利也需耗时近30多个小时,拉美亦如此。“有一次去牙买加参加会议,时间非常紧张。飞往牙买加需要经过巴拿马或美国, 美国签证非常难办,最终经过风险分析后我们决定走巴拿马。经过31个小时候的长途奔波,飞机终于抵达巴拿马,但由于中国没有和巴拿马建交,公司人员一下飞机就被巴拿马移民局扣下关进了‘小黑屋’,经过10个多小时的周旋才最终登上飞往牙买加的飞机,”黄河设计国际院技术二部主任邵颖谈起牙买加项目建设时说道。

黄河人谱写中国赞歌

在国际市场做设计,标准规范的应用是首要问题。

非洲国家建设采用的标准一般为欧美标准,在这种情况下,黄河设计便需要“入乡随俗”,依照欧美标准开展设计工作。工程师们对中国标准轻车熟路,可一旦换了标准,整个设计工作就“变了天”。中国标准与非洲及南美洲国家惯用的欧美标准虽然在原理上是共通的,但在编制方式、参数选取、公式应用等方面却截然不同。另外,由于欧美发达国家水电站建设多集中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规范在后来的发展过程中几经补充,不同文献资料间内容相互嵌套,构架体系较为散乱。

中国规范的不适用撼动了整个设计工作的“根基”,这对设计人员的工作能力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工程师们不得不摒弃脑海中固有的设计模式,从零开始学习和应用欧美规范,每一个工程设计成果背后,都是浩如烟海的文献资料和工程师们无数个不眠之夜。

工程设计过程中标准规范的碰撞,也是黄河设计尝试将中国标准“走出去”的过程。黄河设计的工程师们在欧美标准的大框架下创造性地加入中国元素,使设计成果更合理和实用,进一步提升中国在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地位。

在引水管道的设计过程中,黄河设计按照中国的设计标准和习惯,将引水管道设计为外包混凝土钢管,以抵抗昼夜温差产生的温度应力,该设计方案在西方公司的质疑声中得到了几内亚大项目办的高度认可,证明了中国规范的科学性与实用性。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凯乐塔水电站进水口拦污栅轨道的设计上,黄河设计与法国咨询公司再次发生了意见分歧。虽然黄河设计多次在技术可行性上向法国公司解释,并将中国三峡、小浪底及在建的云南红河拦污栅等垂直轨道应用案例摆在了法国人面前,但习惯为拦污栅设计倾斜轨道的法国咨询公司依然无法理解垂直轨道的工作原理。苍白的解释已经没有说服力,黄河设计灵光乍现,产生了将拦污栅拦截污物的全过程制作成三维动画的构想。成果很快出炉,生动形象的演示使拦污栅垂直轨道的工作原理一目了然,法国咨询公司当即拍板,中国方案再次得到认可。

标准差异贯穿设计工作的始终,语言常常成为工作中的一大障碍。目前,黄河设计承揽的海外项目多在西语、法语、阿拉伯语等小语种国家,公司技术人员与业主方及咨询公司交流通常需要通过翻译。语言类专业出身的翻译们对待日常交流用语的翻译得心应手,但遇到工程专业问题,时常无法用专业术语表述,这中间就闹出不少笑话来,甚至影响到工程方案的实施。

在几内亚项目建设的过程中,黄河设计的方案送交咨询公司审核后,技术上已经不存在问题,但方案却三番五次被否决。设计人员百思不得其解,多方查找原因,最终发现翻译人员向咨询公司做出的解释与工程师图纸上表达的内容有出入,将“水泥高压灌浆”翻译为“打吊针”,审查人员一头雾水,怎么也想不通石头和混凝土为什么需要“打吊针”。最终经过详细解释,审查人员才明白,工程师的设计意图是采取水泥灌浆的措施,来提高坝基岩石的完整性、强度及抗渗性能。明白了工程师们的确切意图,审查人员才最终“放行”。

凯乐塔及苏阿皮蒂水电站的项目经理陈兴亮告诉记者,由于几内亚历史上是法国殖民国家,两国文化较为一致,因此法国公司向来在几内亚发展地如鱼得水,而中国不同。在几内亚当地,村民封堵路口禁止外地人通行的现象时有发生,但法国人却可以获得特别通行证,因为在他们眼中,法国人为他们修路建桥,拥有卓越的技术能力,是他们尊崇的对象。可中国人却往往被拦截,他们并不十分认可这些外来的黄种人,一般需要翻译几经沟通才肯放行。可随着一项项带有中国标记的水电站、桥梁、铁路等在他们的家园拔地而起,让他们过上了便捷的生活,中国人逐渐赢得了非洲居民的肯定与尊重,中国技术让中国人在世界上能够挺直腰杆说话,民族自豪感也在中国工程师的心中油然而生。

黄河人走出国门,不仅将中国企业推向世界,更将中国技术、中国标准、中国精神、中国文化推向世界,中国人逐渐在国际工程项目建设上占有一席之地,也能拿起指挥棒,谱一曲划时代的中国赞歌。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0121010,赤道几内亚吉布洛水电项目隆重竣工,为赤道几内亚大陆地区带来了充足洁净的电能资源;2015928,几内亚凯乐塔水电站工程提前半年竣工发电,这个“纸币上的水电站”点亮了西非人民的生活;20161118,辛克雷水电站在南美洲的厄瓜多尔顺利竣工发电,满足了厄瓜多尔全国三分之一人口的电力需求;201717,巴基斯坦纳塔尔V水电站成功并网发电,显著改善了该国北部地区吉尔吉特市严重的“电荒”局面;201745,安哥拉琼贝达拉水电站顺利竣工发电,为安哥拉东南省份千家万户送去了光明……

黄河设计国际院成立至今,经过近10年的发展,业务已经遍布非洲、亚洲、拉美及欧洲的20多个国家,涵盖了水利水电、输变电与城网改造、公路桥梁、市政水务、工民建及新能源等多个领域,并在厄瓜多尔、苏丹、赤道几内亚等国设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市场已经遍布全球。

回想起黄河设计国际业务近十年的海外之路,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金良说:“创业艰难百战多。黄河设计国际业务的成长进步,得益于国家大力实施‘走出去’和‘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良好机遇,得益于公司60年发展积淀的综合技术实力,更得益于黄河设计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诚信服务的精神品质。这是黄河设计独特的文化基因,也是我们战胜一切艰难险阻的宝贵财富。”

目前,黄河设计拥有一支强大的技术保障团队,持有商务部对外承包工程资格、住建部工程设计综合甲级、国家发改委工程咨询甲级等多项行业顶级资质,并通过质量、环境、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三大国际标准体系认证,是商务部指定援外勘测设计单位、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会员单位、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协会常务理事单位、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副理事长单位,业务能力和服务水平受到商务部、外交部、发改委、住建部等政府机关的高度肯定。

黄河设计国际业务发展至今,年轻羸弱的身躯经受住了国际市场的狂风暴雨,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黄河人探索世界的脚步从蹒跚到铿锵,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如今,“黄河设计”已遍布世界,黄河精神从中华福地流向了尼罗河、亚马孙河、孔库雷河,中国技术成果与亚洲、非洲、美洲、欧洲人民共同分享,“一带一路”上,黄河人独有的凯歌已经歌声嘹亮!